旅行創作者生態白皮書:旅游博主越來越吃香
2021-08-06   人氣:285

    隨著在線旅游與自媒體平臺的發展,“借別人的眼睛看世界”已成為一種旅游新時尚。與此同時,旅游博主被不少年輕人視為夢想職業,其隊伍正不斷壯大。

    旅游業網上加速

    疫情影響下,旅游業發展遭受沖擊,不少旅游從業者轉移到線上平臺,變身旅游博主,為旅游消費市場注入新動力。最近發布的《2020年抖音旅行創作者生態白皮書》顯示,2020年末抖音短視頻平臺旅游博主開播數較2020年1月增長了6倍,直播場均漲粉增加528%,旅游業線上化進程不斷加速。

    “我的新工作其實還是帶‘旅游團’,以前是帶著幾十名游客現場參觀,現在是帶幾千名粉絲的‘線上團’。”戴先生是一位有著10多年從業經驗的資深導游,防疫期間,國內國際團隊旅游受到不小影響,戴先生便背起拍攝設備當起了旅游博主,開始了“一個人的旅行”。

    在戴先生看來,“線上‘種草’、線下‘拔草’”的旅游消費模式正成為市場的新主流,當旅游博主有發展前景。不僅如此,通過視頻作品和留言互動,不少觀眾選擇跟隨戴先生的腳步制定旅游計劃,久而久之,戴先生成了旅游界的“帶貨主播”。“最初只是借工作的機會拍些視頻增加些收入,但我現在更想成為一名全職旅游博主。”戴先生說。

    相較于旅游推介平臺,旅游博主的身份和視角更貼近消費者,其內容創作能夠更精準地觸達用戶,影響消費決策。旅游博主對潛在旅游消費者的影響力不斷增強,這將為旅游消費產業開辟更多新的“增量”地帶,推動在線旅游產業不斷發展。

    游山玩水有門道

    實際上,“游山玩水”背后大有門道,成為一名優秀的旅游博主并非易事。24歲的侯澤是一名在荷蘭的中國留學生,幾年前,他同幾個在歐洲生活的朋友一起在社交媒體上創建了旅行頻道,在求學之余成為一名旅游博主。從斯堪的納維亞的雪國之境到熱情洋溢的南歐地中海海岸,侯澤頻道里的內容越來越豐富,也在各個平臺積攢了人氣值與關注度。

    “選定目的地、規劃線路、拍攝視頻、后期制作,旅游內容的創作就像一條嚴謹的生產線。”侯澤介紹,現階段旅游博主的工作方式主要分為兩類,一類是完成合作方的規定任務,按照固定路線和腳本完成旅拍內容;另一類則是拍攝自定義主題作品,自行設定路線,在旅行過程中獨立完成內容創作。“無論做哪一類工作都要比想象中困難,內容創作和賬號運營是旅游博主成長的必修課。”

    去年,侯澤開始發掘在歐中國留學生的力量,建立起自己的第一支旅游創作團隊。“留學生是外來者,對所在的城市既陌生又充滿好奇,這種心理和我們的觀眾非常相似。尤其是在防疫期間,觀眾可以跟隨鏡頭,在充滿異域風情的城市里走街串巷,一起發掘當地的人文特色。成為觀眾飽覽世界的‘雙眼’,這是我們進行創作的初衷。”侯澤說。

    優質內容受歡迎

    在旅游博主的收入中,平臺流量補貼和品牌廣告占了大頭。隨著旅游博主的數量不斷增加,在線旅游消費市場的競爭越來越激烈,博主過度追逐流量也引發不少問題。

    “有些博主會搬運其他創作者的內容,再拼接視頻存貨充當新內容,以維持流量和熱度。”侯澤告訴記者,除了搬運視頻、以舊充新,還有博主在視頻創作中摻雜“私貨”,為贏得點擊量一味迎合觀眾胃口,刻意吹噓或貶低某個景點、城市甚至國家。

    不僅如此,一些博主為了吸引眼球,開始打著探險、探秘的旗號,明目張膽闖入保護區,破壞自然生態。去年,某旅游博主私自闖入全封閉的陜西靖邊丹霞自然風景區“探險”,肆意踩踏丹霞地貌,還公開拍攝視頻炫耀,造成惡劣影響。專家指出,旅游博主不負責任的獵奇行為不僅會向受眾傳達錯誤的旅游觀,引發他人效仿,還可能危及游客的人身安全。

    “追逐流量掙快錢走不遠,只有做出有特色的內容,保持優質作品持續輸出,才有機會從眾多博主中脫穎而出。”戴先生說,目前自己正在策劃一個以文化、歷史為主題的系列視頻作品,打卡歷史文化景點,再配合基于史料的故事化解說,讓觀眾穿越時空,領略城市背后的文化內涵。“未來我還是會專注于內容創作,通過作品為我的粉絲帶來知識與快樂,帶著大家一起足不出戶看世界。”


轉自:中國網

向日葵官方下载_向日葵官方app在线下载_向日葵官方下载网址